1. <code id="csosr"><samp id="csosr"></samp></code>
    <menu id="csosr"><s id="csosr"></s></menu>

    <cite id="csosr"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csosr"><s id="csosr"><wbr id="csosr"></wbr></s></cite>
      <dd id="csosr"><samp id="csosr"><object id="csosr"></object></samp></dd>
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  草木鄉村

      2022-06-10 09:16:06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余顯斌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
        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古人如此說,小村人也如此說。小村沒來錢方法,就栽植龍須草。龍須草根部四處蔓延著,延伸著。于是,春風一吹,春雨一下,山前山后就綠了,都是龍須草,長長的,如絲線一樣披拂著。

        草綠好看,牛羊愛吃。

        我小時放牛放羊,就將牛羊放在坡上。綠色的山上,就綴著幾朵紅的黑的白色的花兒。我在綠色里坐著,或者看著天空。天上的白云飄啊飄,一直飄到天邊去了。有時,我躺在草坪上,曬著暖暖的太陽,如蓋著棉被一樣。風吹來,隱約中有羊叫聲,有牛叫聲,我迷迷糊糊地睡著了,隱約中,傳來娘的喊聲。我一驚醒了,上午了,飯熟了。我趕著牛羊回家,天空清亮亮的,云朵白白的。

        龍須草到了秋天就變黃了,是金黃色。

        這時,就要收割龍須草。

        龍須草有用,能編織草鞋,能搓草繩。娘編織著草鞋,讓我們將龍須草用水泡濕,然后搓著草繩。草鞋和草繩拿到供銷社賣了,就能買鹽買油,就能過日子了。那時下雨的時候,或者冬日的夜晚,我們就搓著草繩。草繩搓時間長了,手心就發熱,就變紅,然后就起泡。泡破了,很疼。

        每次半夜醒來,看見燈亮著,都聽到搓草繩的沙沙聲,是娘的。

        我們的油鹽錢,就是這樣搓出來的。


        龍須草后來就被槐樹代替了。到了春天,風輕輕蕩漾著,水緩緩流淌著,槐樹葉綠了,橢圓形,指甲蓋大,綠得清,綠得凈,綠得純粹。我們的村子,就浮蕩著一片綠色里,空氣是綠色的,村莊是綠色的,我們說話的音符,仿佛也是綠色的。

        村人栽種槐樹,是土地劃戶后。

        土地劃戶,好像一夜之間,家里的柜子就滿了,就不愁吃喝了??墒?,食物要煮啊。要做飯就得有柴火。滿村的龍須草是解決不了問題的。村人就引進了槐樹,槐樹的根也向四邊延展著,一棵槐樹一栽,幾年時間,一面坡都綠成了槐樹,綠成了翡翠?;睒渚驼碱I了整個村子山溝崖畔、路邊壩上。到了花開的時候,簡直是一片香雪海。天空,還有村子,都映襯在一片白色中。人晚上睡在床上,滅了燈,窗戶亮亮的,以為是月亮呢。開窗一看,沒有月亮,這才猛地想起,是槐花的色澤映襯的,心也就一片安寧,一片清靜。

        槐花綻苞時摘了,用開水撈起,陰干,仍如雪一樣白。

        槐花的香味純,凈,清新。

        撈后陰干的槐花,也是這樣的。

        這樣的槐花,炒肉好吃。肉切片,下鍋炒焦,泛著黃亮的泡,將槐花用水浸泡,放入鍋內,吱啦一聲響,冒出油煙。然后炒,反復炒,等到槐花也冒著汪汪的油,舀起來,佐米飯,又香又純,是舌尖美味。

        蒸包子,用槐花豆腐丁做餡兒,或者以槐花粉條做餡兒,一口咬下,一嘴的清香味,隨著熱氣直入口腔,也直入鼻端。那真的就一個字“香”。那不是香精的香,是一種素面朝天的草木清香,毫無雜味。

        如果蒸米飯,將槐花墊底,蒸熟后,拿了鍋鏟翻著,讓槐花和米飯充分結合,米飯和槐花就一色了,吃一口,也是一嘴的清香。不過,墊底用的槐花,是樹上才采下的,更帶著一種清鮮味青嫩味和草木味。

        后來揮別小村,走向城市,經歷的地方很不少,可是,吃到這樣的飯食很少。

        外地有槐樹,也就一棵幾棵,哪有小村那么多???小村當年是槐樹的王國,槐樹的故鄉。


        槐樹只能做柴,別的用沒有,做家具更沒用,易于生蟲。村人漸漸就后悔了,就不再看著滿山的槐樹笑呵呵的了。

        因為,槐樹不來錢。

        大家就埋怨組長,因為,栽槐樹可是他號召的,既綠化,還美化,還有柴燒,不好嗎?現在,用電爐子漸漸多了,誰要柴???大家要的是錢。

        于是,一個個村人的眼睛就瞪著山坡,尋找來錢的方法,還真的就讓找到了,種植黃姜。黃姜那些年被收去制造皂素,很貴,黃姜也就貴了。開始人們背著挎籃,在山上到處尋找野黃姜,挖著去賣。突然有一天,有人靈機一動,醍醐灌頂,野黃姜不賣了,在坡上挖一塊地,將野黃姜種下。第二年,一背簍黃姜種子,挖的黃姜賣了幾千元。所有村人的眼睛都瞪圓了,都開始四處購買黃姜種子。

        黃姜種子價也就嗚嗚地上來了。

        山上的槐樹沒有了,都被砍了,地被挖出來,黑油油的沙子土,里面埋著槐樹葉,肥得很,栽種黃姜,平整如一匹黑緞子。春風春雨中,黃姜冒芽,綠色延展,藤蔓四處亂扯亂跑,將整個山坡都鋪綠了,不是一面坡,是四面。

        小村四周,變成綠色平滑的屏風。

        小村人抬頭低頭,都談著黃姜,臉上笑得如花。

        可是,夏雨如獅吼,呼呼地落下來。坡上的地皮,就如被誰抓住,嘩啦一聲揭下來了一般,滾入河里。原來清亮白凈的水,就變成了泥漿,就帶著老虎一般的吼聲翻動著,空氣中泛著泥腥味。雨后的河沿一片泥漿,小孩在上面跑著玩著,一個個深深的腳印印在上面,稍不注意摔倒,一身的泥。水底也是泥漿。山坡如瘌痢頭,這兒一道槽,那兒一道溝,再也沒有往日平鋪直敘的樣子了,再也沒有過去的綠色了。

        大家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仍然繼續著。

        窮比眼前的景色更可怕,更讓人受不了。

        黃姜繼續種著,暴雨繼續掀著地皮,一層層地剝,有的地方都露出了山骨,山崖,可是,鋤頭仍在上面撬著挖著,種植著黃姜。

        人沒有富,山卻窮了。

        山窮了,沒綠色了,水也慢慢地干了,只有下雨時,才有洪水咆哮,太陽出來,幾天時間,水就不見了。只有河道擺在那兒,在敘說著一個無奈而悲愴的故事。

        小村,慢慢走向了衰敗。


        小村也就自然而然成了貧困村,別的村貧困是有戶數的,就那么幾戶。小村不,小村是集體貧困。一個個小伙子,二十七八了,仍一人獨闖江湖,獨占江山,沒有女子來村子。即使有戀愛的,女孩的父母聽到小村的名字,馬上就不答應了。女孩還堅持著,等到進村一看,那種為了愛情舍生忘死的勁,瞬間沒了影。誰愿意睜著眼睛尿床???那不傻么!

        小村的老人逢人就叮囑:“看看外面有女孩沒有,給我家小子找一個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  叮囑的認真,上心找的也認真,可就是沒女孩來。

        村子很沉寂,一個個年輕人都走出去了。女孩出去不回來,嫁給了山外的人。男孩出去了不想回去,日子沒盼頭。

        縣林業局來了,這次不是一個人來,駐村隊長帶著一班人馬。干嘛?立了軍令狀,讓村子集體脫貧。工作隊研究村里的情況,研究村里的土質,研究村里的氣候和地勢,再來時,就帶著茶樹苗。工作隊發動大家栽植茶樹,生產茶葉。

        村人都鼓掌,尤其年輕人,啪啪啪的暴風驟雨一般。

        茶樹苗不要錢,白送。細雨春風里,第一年,茶樹冒芽;第二年,綠色一片;第三年,茶樹滿山。茶廠也建起來了,就在村口。機器響起來了,茶農的笑聲也響起來了。每天茶農背著茶芽進廠,一手交茶一手接錢,市場價,絕不減低。清明雨剛剛下過,門前桃花剛紅,屋后梨花剛白,村民們一個個就上坡采茶了。

        滿山的綠色,青嫩欲滴。

        滿村的茶香,讓人齒頰生香。

        游人也慢慢多了起來。

        村子有了農家樂,有了旅館,有了商鋪賣土特產。

        一條瀝青路從山外修了進來,一直修到村中央,修到茶廠。瀝青路上車來車往,都是游客。當然,也有村子的車。村子小伙子有錢了,都買了車,帶著女孩兜著風,嗚嗚上嗚嗚下的很是有氣派。女孩來了,看山看水看茶,都看得笑靨如花。

        小村草木,美麗如畫。

        茶農生活,靜美如花。



  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  舉報此信息
  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  嘲喷水视频婬荡女潮喷视频
      1. <code id="csosr"><samp id="csosr"></samp></code>
        <menu id="csosr"><s id="csosr"></s></menu>

        <cite id="csosr"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"csosr"><s id="csosr"><wbr id="csosr"></wbr></s></cite>
          <dd id="csosr"><samp id="csosr"><object id="csosr"></object></samp></dd>